看不见的人生也能有未来 _紫萝牛肉网
返回首页 原创联播 美丽中国·千城联播

      <kbd id='wwouU'></kbd><address id='i7l9r'><style id='Oikpq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H5to3'></button>

          当前位置: 首页 > 网络日报 > 国际网络新闻 >

          看不见的人生也能有未来

          点击:24567
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除了中医按摩、钢琴调律等传统行业,视障者的身影已经活跃在许多新企业,出行范围也越来越大

            【新闻广角】看不见的人生也能有未来

          图为盲人在通过地铁闸机。本报记者 杨兆敏 摄

            “什么工作盲人做不了?”

            “只有需要视觉而听力不能提供帮助的工作,才是盲人做不了的。”11月25日下午,在北京心智互动科技有限公司的会议室里,快人快语的杨宇昊回答着。围会议桌而坐的10多人,若有所思地点着头,尤其是10位穿着“金盲杖”黄背心的视障者,他们是由“有人公益基金会”资助举办的“金盲杖视障奇葩成长营”营员,正在以“视障新职业”为题,进行交流。

            杨宇昊也是位视障者,在这家公司负责配音、主持和社群运营。“想到了就要做,如果就停留在想的阶段,啥也实现不了。”这句话,她说了不止一次。

            “办公室不需要走直线”

            其实,除了中医按摩、钢琴调律等传统行业,视障者的身影已经活跃在各类公司里。营员王浩来自天津,曾在知名科技公司工作过,有过自己炒公司、也被公司炒的经历。22岁的他,感兴趣的话题是:公司搞团建活动时,如何更好地参与进去,更深地融入?

            是啊,当小伙伴们快乐撒欢时,视障者只能做壁上观吗?“可主动要求,安排点大家喜欢也适合我们的项目,比如各种桌游。”杨宇昊建议道。

            “我想换个离家近一点的按摩店,该怎么办呢?”“在招聘网站上投简历是一种办法,但这是大海撒网,点对点的话,建议关注相关公司的公众号,里面会有招聘信息。”周彤说。

            周彤也是视障者,曾在“金盲杖”举办单位“声波残障社会服务中心”工作,离开老东家是逃离职业“舒适区”的自我挑战。来心智互动做新媒体运营及社群运营前,就是通过微信公众号,找到了一份与宠物相关的编辑工作。

            帅气的朱晓明,是心智互动的开发工程师,拥有独立开发产品的能力,目前负责读屏项目。当公司负责人介绍他时,喜欢玩游戏的营员王涵博、程帅棚发出见到本尊的惊呼。他俩都来自廊坊特殊教育学校。

            回答“全盲能否做编程?”这个问题时,仅剩微弱视力的朱晓明说,爱好就是动力,视障者学习编程,可以借助读屏软件,从音频开始。

            在近两个小时的时间里,没有人问及在公司上班会不会不方便的问题。不过,在第二天晚上举行的“历程2019·生命故事汇”上,一位中途失明的女孩,在分享自己的“人生摸摸哒”时提及,刚到公司,同事们都热心地要帮她倒开水、为她安排特殊工位,她婉言谢绝了这一切,因为搞不定这些,就待不住职场。

            她更看重的是:“一个良好的支持体系和包容的、平等的就业机会,可以使每一个残障者都能够实现自己的价值。”她说,“即便我们的工作方式和非残障者不一样,那又如何?因为办公室不需要走直线。”她叫谷琳娜,就职于珠海伟创力。

            “躲无可躲,无需再躲”

            跨入职场之前,视障者还需克服许多障碍,其中之一就是拿起盲杖的身份认同。

            “你从小就看不见的吗?”“是的。”“你上学吗?几年级了?”“我上初二了。”“是在普通学校吗?要不要钱?”“是在特殊教育学校,政府有补贴,上学不要钱,但得缴生活费。”地铁里的这几句简单对话,发生在16岁的王涵博和一位40多岁的中年男子之间。把座位主动让给一位老人后,蹲着说话的姿势,透露出中年男子或许是位建筑工人,而他的眼神里始终流露着好奇和同情。

            “自信我打5分。”当天晚上,在“金盲杖”空间举行的分享会上,王涵博自豪地说,“我能够在公共场合就眼睛看不见的问题聊天了,这是个巨大的变化。”

            同样的话题,不止一位营员提及。“长城脚下,有人问‘姑娘,手里拿的是什么?’我做到了大声回答:是盲杖。”来自江苏泰州的施旭说,“这是我失明后第一次坦然地告诉别人,自己是一位视障者。”

            曾经听见别人说“盲人”两个字都要怼回去的王浩,在“金盲杖”活动中第一次经历了和一群人拿着盲杖上街行走,由此对手里这根“杆子”产生了新的认知。他说:盲杖不仅仅是工具,借助它不仅提升了出行的信心,更是对自己身份的认知和认同。

            对于这件事,来自北京的肖媛媛更是说得简单明了:“躲无可躲,无需再躲。”“无需再躲”的背后是什么?“我敢拿着盲杖走出去是个进步,但还得承认和别人不一样,这也是我们弱势的地方。”营员杨荣亚说,“不过,承认了也不用特别自卑,能做好的事情自己尽力做好就行。”

            杨荣亚就读于北京联合大学特殊教育学院,专业是针灸按摩,她说自己要做的就是学好专业知识,以后做好本职工作。

            “拿起魔杖,前路坦荡”

            “金盲杖奇葩视障成长营”创办的目的,就是帮助更多的视障者做到独立出行。从2018年初首次开营以来,创办者杨青风就琢磨着不断改进训练方式。他也是位视障者。

            “这一期我们加大了户外活动时间,加大了营员与实体生活的联系。”杨青风边说边摸索着十字路口模型。模型是由助教老虎和“声波”唯一的健全员工余素一做的,使用了PVC板、不干胶纸、松紧带、魔术贴、水晶板等材质。

            “以往我们站在马路边给营员介绍十字路口时,大家都有些迷茫,现在由助教做抽象介绍后,再通过触摸模型,让营员形成具体印象;最后,面对真正的十字路口,导师王志华教授具体知识并实际练习过红绿灯时,大家对十字路口的认识就更清晰了。”

            杨青风还说,让健全人做助教,是一种全新尝试。此外,还邀请了第一批营员范子伟回来,检验此前的培训效果。

            而在实际训练过程中,不论是去爬长城还是独立日的终极考验,其他营员的任务抽签决定,而范子伟则受到不抽签“关照”,任务比别人难很多。毫无疑问,他没有被难住。而且对于十字路口等设施有了新的认知。

            对此,来自江苏徐州的杨栋也体会颇多,他说:“通过过马路的实际训练,我对十字路口有了认知,学会了通过声音、人流、气息等信息判断方向。”

            范子伟自称“青风老师的第一个徒弟”,是长春大学特殊教育学院的学生。在11月27日上午的结营仪式上,走完红毯时激动地发表感言:“独立出行方面,我今天才领到毕业证。”

            他有两个小小的心愿:其一是带着同样是视障者的女朋友出去看世界;其二是以后要用学到的技能,帮助更多的小伙伴实现独立出行。

            “拥有独立出行能力后,生活上会更方便了,可以自己去超市、去菜市场;工作中也将拥有更多的主动性,假如想换个地方上班,不再担心路线不熟。”杨栋实打实地说。

            程帅棚则对于登上长城这件事非常自豪。他说:“在长城上,我更加深刻体会到‘生命是平等的’这句话的含义。”对于未来,他打算一定要学好针灸按摩,有了技能不怕没饭吃。然后再考虑做别的,比如像导师杨青风和王志华那样,闯荡更广阔的世界。

            5天来影子一样陪伴着大家的志愿者孔元,是北京外国语大学的学生,眼瞅着营员们从不愿或不会使用盲杖,到自信地使用盲杖笃、笃前行,她觉得盲杖就像哈利波特的魔杖,因此送出祝福:“拿起魔杖,前路坦荡。”

            杨兆敏

          【编辑:苏亦瑜】
          顶一下
          (44181)
          踩一下
          (1581)
      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  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      热点内容
          1 2 3 4 5 6 关于我们  |  本网动态  |  本网服务  |  广告服务  |  版权声明  |  总编邮箱  |  联系我们  |  网站地图  |  返回顶部